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數字貨,信仰碎了一地

時間: 2019-03-21 15:44:50 來源: 愉見財經  網友評論 0
  • 比特幣是不是數字黃金?

出品 | 愉見財經(ID:fish-finance)


比特幣是不是數字黃金?

比特幣到底有沒有價值?

幣圈到底有沒有信仰?

比特幣能合法嗎?


開篇先來說一則新聞,在推出比特幣期貨15個月后,芝加哥期權交易所宣布關停以美元結算的比特幣期貨合約交易。這是比特幣降溫道路上又一個“涼涼”的消息。


對于比特幣,“愉見財經”想先拋出我的個人觀點:


1,盡管幣圈的人一說比特幣就要跟你談區塊鏈,但,比特幣并不等于區塊鏈,看好區塊鏈并不等于就要支持比特幣或其它數字貨幣;

2,比特幣是對區塊鏈的一項優秀應用,或者說,區塊鏈通過比特幣這一實踐而被大家了解;

3,比特幣的價格本身,因充滿了熱錢來去之下的“割韭菜”,而更接近于“博傻”、賭博。(最近我看了一篇關于英國某開設比特幣戒癮治療醫院的報道,里頭醫生對于比特幣交易沉迷者的定義,就是深度網絡賭博者。)


這一部分是說基本概念和技術運用的。如果您已經閱讀了下面兩篇白皮書,或對比特幣已經熟悉,請直接跳過這一部分。

- 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Bitcoin: A Peer-to-PeerElectronic Cash System)

- 以太坊:下一代智能合約和去中心化應用平臺(Ethereum:A NEXT GENERATION SMART CONTRACT & 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PLATFORM)

 

對于有技術基礎的朋友,當然建議您直接去看白皮書,這比看我叨叨有營養得多;如果懶得看晦澀的白皮書,那“愉見財經”嘗試具象成事例而不是解釋技術,給您舉個例子。

 

比特幣是什么?

 

雙重支付問題:有一個比特村(那里沒有銀行也沒有政府的法幣控制機制),A村民要付給B村民100個金子,在沒有第三方結算的情況下,怎么防止A村民在答應支付完B以后又把這同一份金子付給C村民?

 

分布式全局記賬:A村名付給B村民100個金子,比特村的每個村民在各自的小本本上記下來這條記錄,所以定下的事情都沒得好耍賴。

 

鏈式賬本:每10分鐘寫一頁,寫下這10分鐘內的交易,當前頁知道上一頁和下一頁編號,但不知道再前面頁和再后面頁的編號,所以沒辦法跳上跳下去追蹤或偷窺。

 

工作量證明:防止有村民用假名字偽造賬本,每個記賬的村民一起在礦山的一個區域找金子,誰找到區域的金子就立馬開始記賬,然后通知所有村民跟著他記下這一頁的帳,下一個10分鐘繼續。

 

激勵:把金子獎勵給最快找到區域金子并記好賬目的村民,有這樣的獎勵大家才愿意不停地記賬,才有更多人加入記賬。

 

共識機制:要想偽造整個鏈式賬本,必須說服超過總數一半工作量的村民跟他一起搞,隨著加入的村民越來越多、總數越來越大,偽造的難度也越來越大。

 

有限數量:總數只有2100萬個金子。

 

比特幣就是上文中的金子,達成點對點交易;上文村民記賬的每一頁就是一個區塊;每一個區塊只記錄著上一個區塊的編碼和下一個區塊的編碼和轉賬記錄,形成一個鏈條;這個鏈條可以一直增長下去,誰想偽造某一個區塊上的一條記錄,需要對這一頁及后面所有區塊進行偽造,而且隨著時間推移,新的區塊還在不斷生成;村民就是一個個對應的計算機,注意,不是看計算機的數目,是看計算機的能力,加入的計算機越多,偽造賬目代價意味著你要控制加入這個系統超過一半的計算機“算力”,這樣通過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網絡解決了點對點支付中雙重支付問題。


比特幣作為區塊鏈的最佳實踐運用,的確是一項優秀的數字革新。可是它本身是什么呢?說真的“愉見財經”都找不到能準確定義它的詞兒。信仰者堅持認為它是數字貨幣,或者說是“數字黃金”。很多國家也都定調了它是商品,在有些地方是交易受到限制的商品。

 

可是這“商品”畢竟存在可供交易的平臺(境外)和與法幣的兌換機制及定價,換句話說,就是存在著相當程度的交易和支付結算功能。那這些特性,加之大幅波動的價格,又注定了它的另一種面貌:籌碼。它身上天然黏合著人的賭性——大漲就能賺大錢。

 

可是比特幣的價值到底怎么衡量,甚至于到底有還是沒有,以及到底要依據什么來定價?對于這些問題,你可以聽到一萬個答案,可以聽到左右截然的答案,也可以說沒有答案。


但是市場其實不需要答案,而是,只需要利用人們作答時的情緒。

 

自2009年開始,比特幣的價格幾經浮沉,終于在2016年底開始發力,在2017短短一年時間內單個比特幣的價格從600美元漲到接近20000美元,3000%的年收益率;同時間的以太幣從年初的每個八美元上漲到1300美元,漲幅高達150倍。

 

到接近2017年底,狂歡還在繼續,有人預測比特幣價格會到25萬美金每個,然而,2017年12月17日市場開始暴跌,連續五天,價格從最高點的近兩萬美元跌到最低10700美元。此后在短暫的反彈未能達到前期最高點之后,市場在2018年1月起進入了熊市。

 

整個2018年,數字貨幣市場用一個詞形容,就是跌跌不休。現在比特幣的價格只有最高點的1/6左右,而以太坊則只剩最高點的不到1/10。

 

這時候再回頭看2017年高點時比特幣持有者的那些歡呼和預測,比如世界經濟會很快切換到比特幣結算,比如各個國家都在成立官方的區塊鏈數字貨幣研究中心——仿如夢囈,抑或鬧劇。


比特幣在過去三年里價格為什么是這樣的狂漲陰跌?你也許想聽特別深刻的、甚至關于價格操縱陰謀論的分析,但我只想說最簡單的一條:對任何金融系統來說,本質的問題只有一個——錢的流向。

 

2016~2017的數字貨幣瘋狂漲幅,根據多份我們查閱的研究報告,是從亞洲、尤其是中國先涌起的,是個典型的熱錢推動的市場。

 

“熱錢”的動因是什么,真的是信仰比特幣嗎?

 

事實上也許沒那么復雜。2015年中國的統計數據顯示當年的用電量和鐵路運輸量等大幅下跌,透露出實體經濟真實情況,2009年的貨幣寬松帶來的基建和地產狂潮在2016年和2017年也顯得漸漸平息。與此同時,2015年下半年開始,又經歷了嚴格的資金外流管制,各種貓膩管道被嚴查。

 

2016年和2017年,股市房市都不算好,大量的現金無處可去。如果有心倒推一下,以上這幾年的時間區間,也是中國網貸產業大行其道之時,這代表著逐利的資本在實體無利可圖,沒了出路,從而轉向高投機性市場。

 

也正是同時,大量的投機性資金將眼光轉向了比特幣。

 

我聽一名數字貨幣研究者說(真的是研究者而不是借著專家名義忽悠人割韭菜的那種),其實是國人的資金先帶起的這輪比特幣價格上漲,進而帶動了日本韓國的資金,這一次,最后入場的反倒是歐美的資金。

 

可是“君由此興,必由此亡”的呀。如果沒有后面的資金接盤,那這些熱錢退去的時候,比特幣泡沫就會碎掉。而所謂的博傻,就是看誰在碎掉前接了最后一棒咯,高位站崗了。

 

2017年,中美兩國為了防范金融風險而不約而同地選擇了相比前期偏緊的貨幣政策,美元開始加息,而中國開始了金融去杠桿。流動性的傳導機制需要時間,但總會傳導過來,而非常重要的一點是數字貨幣的屬性,它是風險性最高的、流動性最好的資產——那么OK,它就必然是第一波被拋售的。

 

同一時期發生的,還有美股大幅震蕩,國內的高風險民間金融行業如P2P等開始紛紛倒閉。

 

數字貨幣也進入了崩盤時。

 

陽光之下,真沒啥新鮮事。


在狂歡落幕以后,我們終于有清醒的頭腦去思考一些問題了。

 

1、比特幣是不是數字黃金?

 

黃金即使失去貨幣的位置,也可以是一種有用的、可以用來交換的“資源”;而比特幣一旦失去假定的貨幣位置,請問它還剩哪些用途?

 

2、比特幣的信仰與共識

 

幣圈特別講信仰——對去中心化的信仰,對proof of work的信仰,對加密的信仰,對中本聰的信仰,對李笑來老師的信仰……

 

但還是偉大的教父Michael Corleone說得明白:“It's just business”,一切都是生意。信仰不也連接著交易、連接著錢了?那也是生意上的籌碼,生意那就是要利潤的。利潤好的時候,有人是哈利波特信仰伏地魔都沒問題;利潤不好的時候,有人是楊過都會問小龍女“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

 

真正的信仰,是和錢斷開連接的。比如,有一天就算比特幣能給他在太平洋上賺出一個島也可以一分錢不要;比如,此刻比特幣就算把人虧得頭破血流肝腦涂地也在所不惜——歷史上所有被稱得上信仰的東西都是這樣的。比特幣的信仰者們,做得到嗎?

 

至于共識,我覺得上文里頭被提到的那位李老師的錄音里有句原話,再經典也沒有了:“傻瓜的共識也是共識。”

 

我忘了誰說的,讓傻瓜們做個好夢吧,我們只管在他們悶頭祈禱的時候順走他們的錢包。

 

3、比特幣到底有沒有價值 / 比特幣能合法化嗎?

 

遺憾的是,人類社會發展從來是中心化而非去中心化的,即使是在所謂民主典范的美國,學者們也不禁感慨現在的聯邦政府比100年前的聯邦政府權力大了太多。

 

你能想象無政府主義可以成為全世界的主流嗎?或者換個切口小一點的問題,鑄幣權作為一個國家政權最重要的權力之一,你能相信政府們真的會將其拱手相讓?

 

至于各國銀行的確在研究甚至局部使用的區塊鏈,會有人以為是他們手中的比特幣嗎?

 

烏托邦有時候是真挺美好的,只是和錢粘一起了就容易被利用。

 

那比特幣的價值怎么體現呢?這玩意兒又不像同樣價格沒法說的雞缸杯,好歹能收藏收藏把玩把玩,也不像黃金,還能和貨幣儲備掛鉤,拿著黃金去換錢,不至于擔心跌掉4/5吧?

 

那比特幣能確定地用在哪里呢?比特幣瘋狂的時候,對,有公司拿它發年終獎了;我也有朋友做數字貨幣業務的小公司,內部可以用比特幣結算;在國外也的確有散點的場景,比如個別線上購物商城什么的,接受比特幣結算……然后呢,so what?那個前年用比特幣發年終獎的公司,今年還用嗎?那個可以用比特幣作為結算貨幣的公司,請問可以大面積鋪開到圈外嗎?

 

所以說到底,真要談比特幣的“落地”,至少目前為止,還是只有一個主要的管道——說來讓人灰心,那就是“不能用法幣的地方”。


2013年,FBI突襲了暗網上的網站Silk Road,這是一個用Tor(洋蔥路由器)來保證匿名性、用比特幣來進行交易的網站,主要交易的商品有毒品、槍支彈藥、假鈔等,其它還有網飛和亞馬遜的木馬,盜版內容和假駕駛執照、護照、社保卡、水電費帳單、信用卡帳單、汽車保險記錄以及其它形式的身份證件。在Silk Road不到兩年的生命周期內,它的交易額達到12億美元,這還只是2013年。

 

時至今日,根據相關研究,全世界用于洗錢的數字貨幣交易有大約800~2000億美元的規模,雖然很多罪犯已經轉向更加隱秘的匿名加密貨幣,但仍有相當大的一部分在使用比特幣。

 

詩人歌德說:“一想到德意志人民,我常常不免黯然神傷,他們作為個人,個個可貴,作為整體,卻又那么可憐。”

 

The rise and fall of Bitcoin。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本文來源:愉見財經 作者: (責任編輯:七夕)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黑龙江时时彩app